体育场馆市场分析商业计划书-中金产业研究网

目前我国在群众体育领域,政府提供的公共体育服务不足,体育场地设施建设、组织体系建立、科学健身指导等诸多方面与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存在较大差距。随着城市化的快速推进,未来几年将是体育场馆建设的加速期。《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提出重点建设一批便民利民的中小型体育场馆,建设县级体育场、全民健身中心、社区多功能运动场等场地设施。

体育场馆作为体育赛事与其他活动的基础载体,在体育产业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保障体育赛事顺利开展的重要一环。 随着各类体育赛事,大众体育的兴起,全民掀起体育热潮,场馆需求火爆。原有事业单位自主经营的主流模式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体育场馆需求,国家开始加速体育场馆经营的社会化、市场化步伐。 随着政府放松体育赛事审批和对场馆运营的市场化改革的推进,我国体育场馆运营将面临重大发展机遇。

不仅如此,随着体育场馆运营模式由政府型、公益型逐渐向经营型、产业型转变,体育场馆利用效率不断提高,场馆运营收入模式也日渐丰富,这些因素都将推动体育场馆运营快速发展。目前,我国体育产业中,作为主体产业的体育服务业占比仅为20%左右,我国体育产业呈现明显的结构失衡和本末倒置的现象。 未来随着体育产业政策逐渐放开,市场化程度提升,体育产业结构将逐步趋于合理, 2020年体育服务业占体育产业的比例有望提升至40%,按照体育产业2020年3万亿的政策目标,2020年体育服务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2万亿。

在日本、美国市场上,体育场馆运营占体育服务业的比重在10%左右,依据国外经验,国内体育场馆占比上升空间不大,但随着体育场馆运营模式转变、场馆利用效率的提升,未来体育场馆收入规模将有望快速增长。 2015年中国体育场馆运营市场规模约为130亿左右, 中金普华产业研究中心预测,2020年体育场馆运营占体育服务业的比重预计会小幅上涨至12%左右,体育场馆运营市场规模则有望达到1440亿元,5年内复合增速能达到60%左右。

在一些市场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开始尝试公共体育场馆改制,将场馆由事业单位改为企业,从国有产权改为多元化产权,按照现代企业模式经营管理公共体育场馆。

与国外体育场馆相比,我国公共体育场馆在经营管理中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很多场馆采用“事业单位建制、企业化管理”模式。

“事业单位建制,企业化管理”模式,是指公共体育场馆对外保持事业单位性质不变,享受政府一定的财政拨款,政府行政部门对场馆拥有一定管理权限,决定着经济指标、领导任命、人事调动等重大问题,场馆工作人员是行政事业单位编制;对内实行企业化管理,明确经济效益目标,给场馆更大的自主经营权和用人自主权,自收自支、自负盈亏,按企业模式建立管理组织机构。

在场馆的外部性质还不能变的情况下,只有实行内部企业化改革,才能把场馆从原有事业单位管理机制中解放出来。通过企业化管理,调动公共体育场馆经营者的积极性,促使场馆积极参与社会市场竞争,提高场馆的经营管理水平,从而取得较好的经济效益,减轻政府的财政负担。

应该说,“事业单位建制,企业化管理”是我国公共体育场馆从事业单位的行政管理型模式向现代企业管理的经营管理型模式转变的“过渡阶段”,是一个“折中”方案,有它的历史局限性,这种模式必将会随着我国事业单位改革的不断深入而退出历史舞台。传统医疗“一刀切”治疗,导致较高的用药无效率。

近日健身O2O公司“燃”宣布获得了蓝驰创投Pre-A和红点投资A轮共1500万美元A轮融资,这也是目前国内体育健身O2O行业里最大的一笔投资。据介绍,融资后,燃将大规模扩张,今年年底前计划扩张到10个城市,按每个城市500到1000家场馆算,签约场馆数在5000到1000家之间。

燃创始人王浩此前曾在电商O2O领域连续创业,据其介绍目前,燃在上海、北京和广州三地有近80人的地推团队,整合的场馆数超过1500家。

王浩对腾讯科技表示,燃的核心团队来自阿里,目前体育类O2O行业并未出现真正的领头羊,投资方相信阿里背景能够帮助这个团队脱颖而出。

正如“燃”的名字一样,目前体育类O2O正处于如火如荼的发展态势,今年初,黄健翔创建动吧,试水运动O2O并获得数百万元投资;去年底,横跨智能硬件与运动社交的“咕咚”完成了3000万美元B轮融资;探索运动社交市场的“去动”获得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动网”体育也透露自己完成千万级天使融资。

今年年初,虎扑体育更是联手贵人鸟、景林资本成立垂直于体育产业的投资基金,体量在20亿元。

目前已经该基金旗下已经有12 家投资项目,覆盖智能硬件、体育 O2O、跑步和在线增值服务等领域,投资总规模逾 2 亿元。分别是智能硬件数据抓取和采集企业ZEPP,健身社交软件平台初炼、火辣健身,跑步项目虎扑跑步,跑步音乐开发商跑嗨乐,运动教育培训项目青橙科技、智勤教育,运动场馆智能化开发商智慧体育场,场馆O2O趣运动,场馆技术供应商InfoMotion,以及移动互联网体育和游戏产品的开发公司酷玩部落、咸鱼游戏。

真金白银以及创业者的大量涌入背后则是中国蓬勃发展的体育产业市场。根据国际足联数据显示:世界杯期间中国收视人数排在世界第一。对于一个未能拿到世界杯入场券的国家,球迷对世界杯的热情近乎痴迷,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广阔的足球市场甚至体育市场。

国务院于去年10月发布《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表示将大力扶持体育产业。同时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表示,2025年体育产业的产值要达到5万亿,在足球政策上,去年11月11号政府宣布要做2万个足球学校,今年2月份宣布要做5万所足球学校,去年11月27号教育部又宣布2015年要培训6000名足球老师。

但这样庞大的市场空间里,体育产业仍然是蓝海,数据显示目前仅不到1万亿的体育产业市场被挖掘,其中大部分是体育装备销售。

同时中国的体育消费还处在发育不良的阶段,因为资源配置严重不均衡,根据黄健翔透露的数据,目前人均体育设施不到1㎡,全国中小学平均每所学校的体育老师是0.7个,也就是说大概2所中小学共用一个体育老师。

未来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上下游资源整合完成,体育类O2O将能够很直接将需求方和供给方对接,去除中间环节,让用户用最短的时间、最少的成本找到合适的服务,实现双方利益最大化。

和其他的O2O行业相比,运动行业更以线下为重点,这是因为线上的任何动作都不能称之为运动,用户必须要自己“动起来”。但要引起体育类O2O企业关注的是,目前国内的体育产业发展问题多多。

根据王浩介绍国内健身O2O虽然进入了爆发期,但目前行业极不规范。以教练为例,目前行业内并没有统一的认证规范,大量水平低下的教练并不符合要求。在健身行业以外则是中国的体育资源匮乏,是卖方市场,好的场馆的整合也并不容易。

本文开头的典型一幕就是体育O2O面临的更大问题:与场地博弈。虽然各家体育场馆类O2O公司都在有意宣扬国内大部分场馆面临高闲置率和场馆每平方米收入不高的问题,但一个现实的问题是热爱运动的人很多,但体育场馆着实很少。

以北京为例,目前北京的中大型场馆大约有500多个,但大部分场地是大中小学的运动场馆,仅有周末才会开放,而且大部分被企业常年包场,不提前预约很难订到场地。体育O2O的出现并不能为体育场馆拉来多余的客源,带来额外的收益,只是在原有的利润上分一杯羹而已。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体育场馆总负责人对腾讯科技表示本来是欢迎体育O2O的,但还要分析其他层面的原因:“体育场馆本身成本很高,如果想收回成本就必须把时间和设施进行充分利用,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场馆是欢迎体育O2O帮助销售空余时间和场地的。但如果场馆满负荷运营,对场地损耗很大,现在场馆里很多设施由于过量服役,隐患很多,所以我们不得不拒绝了体育O2O的介入。”

而其他的体育O2O行业则面临着用户体验差、受众狭窄、频次低、盈利困难的窘境,一位健身教练对腾讯科技表示,健身行业里方便快捷找到教练只是需求的一部分,教练的水平和学员的契合程度是无法简单描述的,但在这方面体育O2O企业却并没有特别好的解决办法。动吧团队创始人之一白强也坦言,体育是一个并不高频的活动。

三、相关财务指标(投资利润率、投资利税率、财务内部收益率、财务净现值、投资回收期)

二、固定资产投资(土地费用、土建工程、设备、预备费、工程建设其他费用、建设期利息)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