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仓甩卖到重返德甲沙尔克的这一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回首1997年5月7日,德甲球队沙尔克04在欧联杯决赛击败国际米兰后,赢得了队史首个国际赛事冠军。25年后,来到2022年5月7日,那批拼至点球大战的矿工球员(Euro Fighter)中的一员,作为临时主帅带领球队在2球落后的局面下完成逆转,进而提前1轮重返德甲……

作为昔日震撼欧洲足球的德国劲旅,从上赛季耻辱性的降级到本赛季逆袭般的升级,从球员被极端球迷追打到费尔廷斯成为蓝色海洋,沙尔克的这一年,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足坛故事?

如同队名,沙尔克04俱乐部于1904年诞生于德国鲁尔区盖尔森基兴市,很快便成为鲁尔区最佳球队,并在1934年夺得队史首个全国冠军。待到德甲联赛于1963-64赛季正式成立,沙尔克自然成为首届参赛队。由于盖尔森基兴在大工业时期曾是重要采煤中心,所以在当地球迷心目中,沙尔克拥有不折不扣的鲁尔煤矿工人血统,进而有了“矿工”的特定称号。

纵观历史,沙尔克的辉煌时刻数不胜数,例如1997年赢得欧洲联盟杯;再到该年底对决死敌多特蒙德,门将莱曼头球破门而奇迹般扳平比分,由此成为“鲁尔德比”的经典镜头;进入新千年,沙尔克更是德国足坛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三度赢得德国杯冠军、五度成为联赛亚军,还曾在2011年闯入欧冠四强。

其实,即使三年前,沙尔克还曾在特德斯科(现任莱比锡主帅)的带领下晋级欧冠16强。然而进入2020年后,沙尔克自新年首场正赛(2019-20赛季德甲第18轮)2-0击败门兴后,便开始陷入困境直至绝境——直至2020年收官,沙尔克在跨赛季的联赛中居然未再尝到胜果。

直至2021年初,沙尔克在击败霍芬海姆后才收获1年多来的首场联赛胜利,仅差1场便追平由柏林塔斯马尼亚在1965-66赛季创下的连续31场不胜耻辱纪录。可想而知,如此糟糕的赛季表现让沙尔克提前4轮便宣告降级,此时距离球队上次降级已达33年之久。对此,极端球迷甚至追打球员以发泄怒火……

仅用2年时间,便从欧冠16强跌至德甲降级,沙尔克的“自由落体”充满了各种消极因素,可以说是自上而下的全面崩溃。对此,首当其冲的便是前监事会主席、头号人物图尼斯,因深陷争议而在2020年夏天黯然辞职,这让六神无主的沙尔克顿时陷入混乱。此后,管理层的持续内斗导致负责球探部门和阵容规划的技术总监雷施克离职,更令矿工雪上加霜。

此外,沙尔克近年超过1.5亿欧元的引援难见成效,反倒是逼走了赫韦德斯、纳尔多等功勋,再加之极为糟糕的主帅选择(降级赛季多达4次换帅),这让总身价达到1.7亿欧元的沙尔克依然在上赛季惨遭降级。鉴于此,也就不难理解诸如努贝尔等自家青训出身的球员依然拒绝续约,并在自由身后果断离队。

争权内斗的管理层,毫无能力的主教练,以及人心思变的更衣室,这样的沙尔克显然失去了“矿工”精神,甚至出现了球员和教练干仗、多名主力内部停赛等闹剧,以至于进攻核心乌特曾在输球后痛苦表示:“我们没有拼抢,连黄牌都没有,真是糟透了。我感到无能为力,现在能做的只有哭泣……”

就是这支沙尔克,在上赛季过后几乎陷入历史最低谷。更致命的是,由于多年来的挥霍无度,沙尔克此时已背上2亿欧元的巨额负债,连基本的生存都是问题。外围足球十大平台好在已经离职的图尼斯对俱乐部不离不弃,不仅通过麾下企业延长赞助合同,甚至提前支付了赞助款。此外,图尼斯还借助个人关系力促俄罗斯天然气等赞助商续签了赞助合同。

纵然如此,沙尔克的预算依然从德甲时期的8000万欧元直接降至本赛季的2400万欧元。对此,沙尔克不得不开启球员出售以缓解财政压力。毕竟队内存有太多“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球员,此时不卖更待何时?不难理解,沙尔克成为了去年夏天的“球员超市”,甚至可以称之为“球员批发超市”。

于是我们看到,几位前德国国脚,塞尔达以800万加盟了柏林赫塔,乌特以自由身加盟了科隆,鲁迪得到补偿款后回归霍芬海姆;年轻中锋霍普以300万欧元转至马略卡,库图楚以50万欧元加盟伊斯坦布尔,边路好手拉曼则转至安德莱赫特,主力中卫纳斯塔西奇重返佛罗伦萨,年轻中卫卡巴克租借至诺维奇,摩洛哥国脚阿明阿里则租借至马赛……

此外,合同到期的本塔莱布、马斯卡雷尔、舒伯特、斯科日布斯基、舍普夫、奥奇普卡等知名球员,以及容诺夫、帕先西亚、科拉希纳茨、威廉等租借而来的球员全部离队——据统计,沙尔克在去年夏天有多达30余名球员离队!

不难看出,沙尔克在降级后几乎甩掉了球队整个主力阵容,不仅让多数球员免费离队,甚至自掏腰包也要送走部分合同尚未到期的球员。主要原因就像去年夏天的巴萨,由于这些球员薪资太高,沙尔克实在抗不住了。最终,沙尔克选择了不破不立的生存模式,借助夏季转会期刮骨疗伤,彻底完成了更新换代。

当然,完全依靠队内小将不可能应付德乙挑战。于是在疯狂出售球员的同时,沙尔克也适时完成补进,首要目标就是经验丰富且责任心强的老将,例如来自汉堡的前德乙金靴特罗德,来自科隆的前德乙助攻王德雷克斯勒,来自柏林联的攻击手比尔特,来自斯图加特的前波兰中卫卡明斯基,以及自美因茨签回自家青训球员拉察并任命为新队长。

同时,借鉴多数德国球员的生存之道,沙尔克还迅速招入了诸多充满潜力的青年才俊或豪门球队的外租球员,其中最有影响力的莫过于自英超豪门曼城租借了日本国脚板仓滉,以及自阿尔克马尔租借奥维扬,自斯图加特租借比尔利诺夫、自弗兰克福租借萨拉萨尔等。另外,蒂奥、弗里克、艾丁等青训小将也渐渐担当大任,由此构建了沙尔克的新赛季阵容。

待到新赛季德乙开赛,沙尔克首轮比赛的11名先发球员中多达8人为今夏新援,但是面对当年的老对手汉堡却以1-3败下阵来。的确,德乙联赛远非想象的那般简单。此前4个赛季,仅有2支降级队顺利重返德甲,倒是汉堡、汉诺威等昔日德甲劲旅降级后便深陷德乙,还有凯泽斯劳滕这样的昔日德甲冠军已跌至德丙联赛。

因此面对德乙赛场的艰难险峻,老少结合的崭新矿工踢得并不容易。好在进入赛季的冲刺时刻,沙尔克高层终于做出了一个扭转战局的关键决定——换帅!上赛季带队降级的格拉莫济斯,在联赛第25轮主场3-4不敌罗斯托克后下课(球队跌至德乙第6名),助教比斯肯斯再度临危受命,而前拜仁助教赫尔曼也进入了教练组。

“为了重返德甲,我们在最后9场比赛能拿一分是一分。只有当球队作为一个整体竭尽全力,并尽可能地在场上展现潜能时,才会有希望。”诚如比斯肯斯所言,这位球员时代曾在沙尔克效力10余年的临时主帅迅速为球队带回了矿工精神,在其接手球队后的8场比赛中拿下7场胜利,直至本轮联赛取胜后提前升级。

从技战术来看,比斯肯斯上任后立刻摒弃了此前不适的三中卫体系,并把阵型改造为更具攻击性的4231体系(与拜仁正好相反),进而激活了多名核心。更重要的是,比斯肯斯的DNA属性迅速团结了更衣室,激发了球队的无限战力和韧性,故而上轮补时绝杀桑德豪森,以及本轮3球逆转圣保利,都让外界看到那支在欧冠赛场和皇马拼至最后时刻的皇家蓝回来了。

沙尔克实现重返德甲的目标,无数球迷的支持绝对是无法忽视的重要根基——即使在德乙赛场,矿工球迷依然是球队的坚强后盾。特别是赛季末,沙尔克的主场费尔廷斯竞技场几乎场场爆满。就在本轮逆转圣保利后,数万名球迷冲入场地,齐唱队歌庆祝球队重返德甲,让费尔廷斯彻底成为了蓝色的海洋……

与此同时,另一支去年夏天降级的昔日德甲豪门云达不莱梅,同样有望携手沙尔克重返德甲。至于近几个赛季钉在德乙第4名的汉堡,在近期三连胜后至少已将参加德甲升降级附加赛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了自己手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